蜥蜴和花

时光倒流。
记一记不会认真搞得很长的东西。

White Christmas

(Farrier/Shivering Soldier,来自Peing的点文。“在只有两个人的房子里跳舞”本来就是想要给Tommy跟Alfie的梗,稍微有点开心。)

(*没有确认这应该是哪一年,担心气象记录会反手给我一巴掌。开心就好。←?)


White Christmas




法瑞尔被一把拉进窗边的阴影之中。


酒与食物的香气从半敞着门的活动室里质朴地流淌而出,载着嬉笑,伴着淡淡的烟雾:他们面对面地站在金棕色的黑暗里。身后,那唯一的一张唱片已经转完了一次又一次,周而复始,不知疲惫地播放永不褪色的节日欢歌。

“你从没说过会有一个舞会。”

他听到他的客人说,有些窘迫...

[1] 难以逾越的

(七夕的七个关键字,dkk部分。形式上是Tommy+Peter,差不多只是暗示。)


“难以逾越的”


八月后半的海滨小城。


汤米比预定的日期晚到了好几周。如果有人说他是仍然在害怕这条海岸线,他不会否认。

站台在夕阳中逐渐向他踱步而来。侧轨,他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说。

亚历克斯拒绝了这次旅行。他真的想来,但孤儿院的工作拖住了他,让他没有办法跨越差不多整个国家来到这里。谁能想到那个高地人会在家乡哄起孩子了呢?

他热情地邀请汤米有空去看看他,如果他不介意他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伤疤。汤米答应了。

他没有问亚历克斯是不是也在害怕这条海岸线:害怕这条海峡,害怕海峡对面的...

【提问箱】

点我


√点梗

√提问

√头像


√DKK

√其它看过的作品


×没看过的东西

×抒情


*会用小段子or小破画回应,不指定的话就看情况

*如果不希望公开可以说明

*写/画出来的东西属于提问人


(只有有时间时候才能闯作,不过会尽快回应(X3


→整理箱点我

dkk一周年的倒数图🇬🇧

(是盆友们的语录集。

公寓[END]

(是AU)


[1]僵硬


汤米的邻居是位彬彬有礼的外国人。虽然他的室友一直警告他,那位寡言少语的法国人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。他的工作极不规律,没有什么朋友,简直像不会说英语,还住在我们这种便宜公寓——至少也是非法移民!亚力克斯说。

这天上学之前汤米又在锁门时碰到了他。他的邻居依然穿着那件胸口绣着白色“吉布森”字样的西装,正弯着腰开他上了年纪的防盗门。

吱嘎。吱嘎。

加夜班了吗?他笑着问他。

他们的邻居点点头。

祝你睡个好觉。汤米说,微微红了耳朵。这位“吉布森”笑起来总是有种绅士的、清新的甜味。他甚至觉得那可能是真的,他的香水或者什么。

就在他转身走下楼梯的时候,法国人...

© 蜥蜴和花 / Powered by LOFTER